贸易战持续,美国苜蓿产业遭受供需两面夹击

所属分类:资讯

贸易战持续,美国苜蓿产业遭受供需两面夹击

Dennis Halladay

水资源、关税、杏仁、玉米和低迷的牛奶价格,无论哪样都让美国的苜蓿种植者的处境艰难。自2006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苜蓿干草的种植面积从将近110万英亩减少至65万英亩,在同一时期,杏仁的种植面积从约75万英亩飙升至近142.5万英亩。

在加州苜蓿与牧草研讨会上,发言者除了谈论干草外,还为西部苜蓿种植者描绘出了一幅艰难的画面,尤其是加利福尼亚州。各种各样的原因,如水资源、新政策和其他农业部门的趋势,无一不增加了苜蓿市场的挑战,从而对那些在未来几年持续使用苜蓿的牧场产生影响。

苜蓿种植者最大的担忧是奶业经济健康状况,2018年上半年干草的价格有所上涨,但很快就随着牛奶价格的下跌而下滑。“奶业的情况一直不太好,不幸的是,在接下来的4-5个月中,情况似乎更糟,”西部干草专家赛斯•霍伊特(SethHoyt)说到,“对于未来牛奶价格的预测并不乐观,有很多仅能维持运营的牧场,正处于是否关闭牧场的边缘。”

“加利福尼亚州的许多牧场的财务状况已经陷入困境,牛奶价格的进一步下降将使更多的牧场无法继续运营,”他补充到,“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2019年加利福尼亚州的中部和北部山谷地区不会再有更多苜蓿种植。当苜蓿的主要购买者处于巨大财务压力下,还怎么能推动苜蓿种植?”

美国太平洋沿岸各州的种植面积在减少

西部几个州的苜蓿种植者已经用减少种植面积来回答了这个问题。赛斯•霍伊特提到,与2017年苜蓿种植面积相比,2018年加利福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减少了2%,俄勒冈州、华盛顿州和新墨西哥州减少了5%,内华达州和犹他州保持不变,而蒙大拿州和爱达荷州则大幅上涨了12%和10%。整体而言,中西部11个州的苜蓿种植面积增加了4%。

尽管俄勒冈州的干草产量下降了16%,亚利桑那州下降了6%,犹他州下降了5%,但蒙大拿州和爱达荷州分别增加了29%和19%。整体而言,该地区的干草产量增加了4%。

在加利福尼亚州,由于水源供应的不确定性、高地价和更有利可图的替代作物继续推动着农民种植其他作物,杏仁就是一个戏剧性的例子。

根据美国国家农业统计局(NASS)的数据,加利福尼亚州的苜蓿种植面积在2006年约为110万英亩。但在2018年,该面积下降至65万英亩。在同一时期,杏仁的种植面积从约75万英亩飙升至近142.5万英亩。

霍伊特表示:“只要杏仁能赚钱,那加利福尼亚州的中部和北谷地区的杏仁种植面积在未来的几年会持续增加,苜蓿的种植面积会持续减少。”

在加利福尼亚州,苜蓿种植者还面临着两个持续的趋势:奶牛存栏量在下降;伴随着成本较低的替代饲料资源增加,苜蓿的饲喂量在下降。霍伊特提出,在其他西部州的牧场,苜蓿饲喂量也在下降。

2018年9月份加利福尼亚州的奶牛数量比2009年7月份减少了11.4万头。在同一时期,每头奶牛的苜蓿平均饲喂量从12磅/天(约5.3kg/天)下降至7磅/天(约3.2kg/ 天),从而造成了每年苜蓿的消耗量减少了174.7万吨

牧场使用的饲料原料正转向低成本的杏仁壳(粕)和玉米青贮。在加利福尼亚州,过去三年玉米青贮的种植面积增加了20%。最近,爱达荷州苜蓿干草的生产量超过了加利福尼亚州,成为了美国最大的苜蓿干草生产州,且玉米青贮的种植面积在过去的20 年中增加了一倍多。

为了弥补这一缺口,出口即是一个解决方案,也是一个问题,因为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最终升级为针锋相对的农产品关税战争。

霍伊特表示:“在出口方面,中国绝对是大客户。2017年,45%的苜蓿干草从西海岸出口到中国;2018年7月初开始征收关税,苜蓿干草的出口量从6月到9月下降了约20%;与2017年同期相比,2018年9月份的出口量下降了33%,是最近三年来的最低水平,因此关税对于美国苜蓿干草出口产生了重大影响。”

中东进口增加

然而,其他四个最大的美国苜蓿干草购买国——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日本和韩国——进口量增加了11.5万吨,“但仍不能弥补中国进口的减少量19万吨。” 霍伊特说。“2019年西部的苜蓿干草价格上涨,有两件事必须要做:一是美国牛奶价格必须涨至牧场能够盈利的水平;二是停止或减少苜蓿出口至中国的关税。”

到目前为止,牛奶价格方面的情况并不乐观。12月中旬,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的Ⅲ级牛奶期货的平均价格仅为14.64美元/百磅(约人民币2.18元/kg)。尽管出口至中国的关税还在继续,但整体而言出口方面的情况似乎要好一些。

“出口需求将取决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持续的时间,“霍伊特说,“对于爱达荷州而言,中国的进口量需求是影响其苜蓿干草销量的重要因素,为了面向这个市场,爱达荷州正在东部新建一个加工厂。尽管中国需求对于华盛顿州的苜蓿干草市场来说也是比较重要的因素,但由于中东地区需求的回升,有消息声称近期该需求会持续增加,因此,中国进口量减少的影响有所减弱。”

沙特阿拉伯对于加利福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的南部沙漠以及西部其他地区的苜蓿干草需求量会增加,因为消息人士称,沙特政府自2018年12月将禁止大型苜蓿农场的灌溉,这将增加其对2019年美国西部苜蓿干草的需求量。

“最近几个月,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的苜蓿干草进口量也在增加,”他指出,“但问题是,当中美的贸易战结束后,这种需求能持续多久。”

翻译 | 王封霞

排版 | 李佳琦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今日头条账号
  • Dairyman养牛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